当前位置: 首页 项目推荐

海淘风口:烧钱暂赢一时 服务至上方能做大做强

移动互联网的兴起,让消费者随时随地触达商品信息和服务成为可能。许多网购达人也已经不满足于在国内市场“买买买”,她们开始热衷于购买更时尚、更有新鲜感的外国商品,从而摇身一变成为了时髦的“海淘族”。 海淘族的购买力到底有多强大?

阅读全文...

 

多险企试水蚂蚁金服“保险+互联网信贷”模式,已解千亿元需求

作为首批参与进来的险企,这20家公司通过与蚂蚁金服合作,已为超过200万的企业和个人提供了信用保证保险、并帮助他们通过蚂蚁金服旗下的招财宝平台累计获得了超过1500亿元的融资信息服务。

9月,蚂蚁金服发布互联网推进器计划,表示将与金融机构加大合作,5年内助力超过1000家金融机构向新金融转型升级。记者了解到,截至上周,该计划已经吸引了20家财险公司加入。作为首批参与进来的保险公司,这20家险企通过与蚂蚁金服合作,已为超过200万的企业和个人提供了信用保证保险、并帮助他们通过蚂蚁金服旗下的招财宝平台累计获得了超过1500亿元的融资信息服务。

阅读全文...

 
 

为何中国60家手机厂商模仿小米?

据媒体的报道,《日本经济新闻》发文说,目前,中国国内以追赶小米为目标的新兴智能手机厂商超过60家,他们被称为“小小米”,正在从传统智能手机巨头手中一点点夺走市场份额。于是,中国的媒体又一次激动了!

这样的场景何其相似。从去年开始,日媒就报道中国人去买日本的马桶,然后是中国人去抢购日本的大米和电饭煲。然后也是中国媒体的跟进炒作,这种现象简直像有人策划好的。

还好,这次说是中国手机企业都在模仿小米,而不是日本的“大米”,说起来,日本的手机企业还真没有什么值得我们去模仿的。即便是日媒嘲笑,也只能是拿中国货对比中国货了。

既然国内60多家企业在模仿小米,那么小米是模仿的谁呢?这个众所周知了,当然应该是苹果。从发布会到产品,小米处处都被认为有苹果的影子,就连产品的名字都是“吃货”,可现在,小米也成了被模仿的对象,这应该算是小米的巨大成功吧。

实际上,国内的这些手机企业也好像都被讳言过模仿小米,很多企业都是将小米列为靶子,发布会上、产品广告上无不对标小米,日本人算是后知后觉了。

令小米尴尬的是,虽然国内手机企业都在模仿小米,可如今的小米却比较沉寂,上半年的销售任务完成的未达预期,近期火爆的新品手机发布行情中,也缺少小米的身影,小米有点落伍的意思。

实话实说,小米这几年确实是国际国内最为成功的智能手机企业之一,从无到有,到如今的国内销售量第一,产品定位、设计以及营销方式无不是成功的典范,被人模仿也是必然的现象。

国内手机企业为何都热衷于模仿小米呢?当然是小米的成功之处很多,更重要的是其当时领先的互联网思维,彻底震惊了国内这些硬件行业的老牌巨人。既然一无所有的小米可以成功,这些在手机行业摸爬滚打数年的老企业当然也觉得可以借助小米模式而成功,确实,有些企业成功了。

小米曾经总结的“专注、极致、口碑、快”现在已经被各大手机企业纷纷奉为圣经,甚至还有点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意思,也正是在这一轮一轮的模仿冲击下,小米有点招架不住。

国内手机企业模仿小米,主要是模仿三个方面。一是小米手机的用户定位,将主要的用户群体定位在年轻时尚的新生代,由此确定产品的设计和价位以及营销方式;二是小米的渠道选择,重视互联网线上渠道,甚至由此诞生了一批互联网品牌手机;第三是分析和学习小米的营销炒作模式,包括广受争议的饥饿营销,还有那屡试不爽的预约方式。

就在大家都学习小米模式的时候,小米却在向其他领域突围,也许这是最好的应对之策。小米将精力转向了智能家居,转向了互联网影视音乐及媒体内容,转向了国际市场,力图实现全方面的运营。只要小米的粉丝还在,这些梦想都有实现的可能,只是,粉丝们还好吗?

在大家一起向小米学习的时候,其粉丝经济运营的技巧也被广泛传播和使用,各家手机企业开始重视粉丝,开始将人的运营列为企业发展的首位而不是手机。但是,这种运营模式也是最难以效仿的,雷布斯的个人风格难以模仿,以往的粉丝成熟度也难以模仿,而粉丝运营的风险远远超过对产品的运营,苹果因为失去乔布斯而逐渐平庸就是明证。

换个角度看,现在的互联网信息如此发达,人才流动如此频繁,很难说谁在模仿谁,也许是模仿者比创新者抢在了前面发布而已,模仿或者山寨都已经在信息流动中难以言语。最后,往往需要通过专利纠纷来分辨前后真假。60多家企业在模仿小米,说明中国智能手机集团优势很强大,且相互之间的竞争非常激烈,高度同质化的背后一定是生产设计能力与销售水平的高度相似。

虽然模仿领先者一直是中国企业的惯性,但模仿小米却是中国互联网手机集体崛起的动力和方式,日本媒体也只能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了,事实是,中国手机企业的集体能力远远超越日本企业,即便我们想去模仿,也只能模仿国内的小米,日本没有企业值得我们模仿。

终于,日媒没有说我们在模仿日本企业,这算是中国制造的一个新台阶吧!既然我们60多家企业都在模仿小米,那日本企业就不会模仿吗?也许正是他们不屑于模仿,才在智能手机时代完败。

 

 
 

中央商场业绩下滑内忧外患 净利犹如过山车

910日,百货零售企业的江苏区域龙头中央商场(A600280)董事会对外发布补充公告称,由于雨润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已与融创中国控股有限公司签订战略合作协议,雨润控股通过江苏地华实业集团有限公司(简称“江苏地华”)间接持有的公司15.23%的股权可能涉及转让。《经济参考报(微博)》记者注意到,这部分因纠纷被法院冻结的股权两天前刚刚被解冻。

处在多事之秋的中央商场正面临着“内忧外患”的艰难窘境:两任董事长被调查、净利润大幅下滑、净利润存在大幅下降的可能。自817日起停牌称将进行重大资产重组的中央商场,至今并未公告其重组的具体事项,其在各大电商巨头夹击的环境下是否能扭转业绩下滑趋势也有待观察。

净利犹如“过山车”未来可能大幅下降

中央商场827日发布了一份并不理想的半年报:今年上半年营业收入34.84亿元,同比减少7.70%,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65亿元,同比大幅减少48.98%

这份中报令人意外的是,在主营收入和净利润双降的情况下,除财务费用因利息支出大幅减少而降低外,中央商场的销售费用和管理费用竟然出现上涨。财报显示,当期销售费用和管理费用分别为17390.62万元和23633.66万元,高于上期的14540.24万元和22981.00万元,销售费用同比增长19.60%。然而,中央商场并未在中报中对销售费用和管理费用的上涨作出合理解释。

中央商场在阐述半年报业绩欠佳的主要原因时称,报告期内房地产多数项目未达到确认收入条件以及去年同期非经常性损益较高。中央商场认为,如果剔除去年同期非经常性收益8280万元和房地产及旅游服务行业的净利润9993万元,商业百货业态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同比增加12%

但《经济参考报》记者注意到,在中央商场的主营业务中,上半年房地产业和旅游服务业合计仅实现收入1000多万元,且同比降幅较大,而商业方面实现33.70亿元销售收入,同比减少2.47%,商业毛利率同比也减少1.12个百分点。

近几年,在营收相差不大的情况下,中央商场的净利润上演了“过山车”式的“表演”,最高与最低相差近9倍。财务数据显示,2012年至2014年,其营业收入分别为60.28亿元、73.19亿元和68.71亿元,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分别为5581.67万元、55933.65万元和32151.89万元。此外,负债率高企也使得中央商场一直饱受外界争议。财报显示,自2014年以来,中央商场负债率一直在88%左右。而且,2014年底中央商场负债达118.78亿元,2015630日已经飙升至135.40亿元。

中央商场在2015年半年报中坦言,预计年初至下一报告期期末累计净利润可能大幅下降,同期非经常性因素的影响以及房地产收益预计下降成为业绩下降的主要原因。

两任董事长先后被查高管层频繁变动

资料显示,中央商场于20009月上市,当时控股股东为南京市国有资产经营(控股)有限公司。20052月,雨润控股董事长祝义财及其旗下公司江苏地华在二级市场频频举牌并逐步成为中央商场的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截至2015630日,祝义财持有中央商场47668.74万股,占其总股本的41.51%。此外,祝义财还通过其实际控制的江苏地华持有中央商场15.23%的股权,合计持有中央商场56.74%的股权。

此前的818日,中央商场公告称,祝义财实际持有的中央商场56.74%的股权被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冻结,冻结期限为3年,自2015817日起至2018816日。不过,910日,中央商场公告称,江苏地华持有的中央商场15.23%的股权已被解冻,但祝义财持有的41.51%的股权仍在冻结中。

除中央商场外还拥有雨润食品(港股01068)的祝义财夫妇,在2014年曾以79.6亿元人民币的财富位列福布斯富豪榜第149位。不过,中央商场今年以来的系列公告显示,祝义财正遭遇着一场危机。今年323日,检察机关对中央商场董事长、实际控制人祝义财执行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强制措施;610日,祝义财辞去中央商场董事长、董事职务;87日,经中共南京市建邺区纪委常委会议研究,因违纪问题对中央商场副董事长胡晓军予以调查。而胡晓军自20086月到201212月任中央商场董事长,此后祝义财接任中央商场董事长,胡晓军改任中央商场副董事长,一段时间内还兼任中央商场总裁。

不过,中央商场并未对外公告两任董事长被查的具体详情。事实上,自祝义财今年3月被“监视居住”以来,中央商场高管层频发变动。4月,公司副总裁段斌、监事罗凌提交辞职报告;6月,公司董事会秘书陈新生、独立董事徐康宁、董事张化桥同时宣布辞职,不过陈新生暂代董事长之职。截至2015630日,中央商场新选举来自雨润方面的吴晓国为董事长,并新聘任了董事会秘书刘宇袖、副总裁陈旭华等高管人员。827日,中央商场启动了新一届董事会董事候选人的选举工作,董事拟变动的幅度较大。

业内人士担忧的是,在频繁的高层人事变动同时,中央商场如何确保高效有序的管理,以及在各大电商巨头的夹击之下如何采取有效的应对之策。其实,早在2013年,中央商场就开始发力线上业务,组建了云中央电子商务公司,当年1111日“云中央”上线。今年61日,中央商场又发布公告称,其着力打造的“互联网+流通”的采购批发平台“优润网”正式上线运营,并将以线上线下的全渠道建设为核心,为供应商、便利店等实体商家提供全程“互联网+”增值服务。

 

不过,在各大电商巨头的夹击之下,仍以传统百货业态为主且营收和净利均处于下降通道的中央商场,其“店联网战略”以及“互联网+”布局能够走多远、实际收效如何等等都有待进一步观察,其未来的重大资产重组是否能终结其“内忧外患”的局面,尚存不确定因素。《经济参考报》记者就此联系中央商场采访,并将有关书面采访提纲发至其董秘邮箱,但截至记者发稿时未有回复。

 
 

和邦生物筹建民营银行被指讲故事 市场用脚投票

大刀阔斧转型的和邦生物603077)今年来动作频频,从并购、改名到证金“宠爱”,从中期利润分配、筹建民营银行到投资农业电商,和邦生物可谓全面发力。但这些举措在投资者看来,有的是“看点”,有的却是“槽点”,而且目前和邦生物的股价仅5元出头,不免让投资者疑惑和邦生物今年“故事”的成色。

那么,和邦生物究竟是在“讲故事”还是构筑未来,记者通过梳理或能探究一二。

1、并购多 国内国际全开花

去年通过非公开发行实现对和邦农科100%控股进而使投资收益大幅增长的和邦生物今年又来大动作,并购不断。

629日晚间公司发布公告称,基于公司发展生物农药、生物兽药产品的战略方向,布局海外业务,提升公司现代农业技术水平,增加公司产品种类,拓展公司海外市场,公司拟以现金方式向以色列 STK公司投资9000美元,持有以色列STK公司51%的股权。同时,与该公司实际控制人ZivTirosh先生约定,STK公司两到五年內在美国纳斯达克股票交易市场上市。

99日,公司又发布重要事项情况说明暨复牌公告,称此次重要事项的交易标的系新材料行业企业,公司正与交易对手商谈相关股权合作事宜。经调查,交易标的总资产6.57亿元,净资产1.11亿元,此次股权合作事宜不构成重大资产重组事项。

和邦生物并购投资不再限于国内,国际化战略开始布局。

2、办银行 剃头挑子一头热

如果说并购还是在基于公司主业关联的事项上转型的话,公司投资农业电商、中期1020、拟建民营银行等就是投资者所谓的“讲故事”了。

就在年初国家提出“互联网+”战略之后不久,和邦生物反应迅速,切入“互联网+农业”领域,413日公司正式宣布投资2亿元用于建设服务农业产业的电子商务平台,主营业务为农业服务、农资及农产品(000061)。消息一出,公司股价亦是应声上涨。但这一次公司并未公告实际操作办法。

直到68日晚间,公司才公告与平安银行(000001)成都分行签署了《互联网+现代农业电子商务项目战略合作协议》,一致决定就网络支付结算、资金管理、融资服务、集团综合金融系列配套服务、保险业务以及技术支持、农业经济人培训等展开务实合作。当大家都以为和邦生物的农业电商就是与平安银行合作时,611日和12日公司竟又分2次发布了与农行四川分行以及青羊区人民政府签订互联网+电商的合作。一个农业电商投资分4次发布公告,此举也被投资者理解为“讲故事”而故意为之。

更有“故事性”的还是公司参与筹建民营银行的事宜。公司在710日晚间抛出一重磅公告,“公司拟出资不超过1500万元与小米、新希望红旗连锁(002697)等企业共同发起设立民营银行”。一石激起千层浪,媒体争相报道。但奇怪的是,新希望、红旗连锁等川企却并未发公告宣布此事。就在大家揣测不断时,712日和邦生物却发布对外投资更正公告,表示民营银行(筹)项目目前尚处于初步磋商阶段,参与主体、注册资本、经营范围等事项均尚未确定,各方也尚未达成任何初步意向,公司最终能否入股、入股金额及入股比例等均不确定。因此,该项目具有巨大的不确定性。但即便如此,公司股价还是受到投资者追捧,连拉两个“一”字涨停。

3、主意多 一遇暴跌就停牌

或许是和邦生物动作太多,以致于每每遇非理性下跌,公司都能停牌避险。但不管是真的故意找理由停牌避开暴跌还是公司刚好有事项需停牌,投资者都愿将其理解为公司保护投资者之举。

今年6月中旬开始的暴跌几乎席卷所有股票,和邦生物也不例外。自615日起,公司股价即开始下行趋势,当日至72日股价从近30元跌至16元,几乎腰斩,在各大互动平台,投资者请求公司停牌避险的呼声也十分迫切。72日晚间,公司发布重大事项停牌公告,令投资者松了一口气,按照大盘暴跌至78日和个股日日跌停来看,和邦生物的停牌至少为投资者减少了20-30%的损失,因而此举也得到投资者的点赞。当大盘止跌反弹时,公司复牌,给出的重大事项是上述提到的筹建民营银行事宜。但根据公司后来公告的更正以及新希望、红旗连锁等企业的反应,和邦生物遇暴跌停牌大概率是找理由避险。

无独有偶,在8月下旬,A暴跌再次来袭且有愈演愈烈之势,在连续暴跌3个交易日之后的824日,公司再度发布重要事项停牌公告,此次再次帮助投资者规避损失。直至910日公司才宣布前述新材料行业企业并购并复牌。

4、宠爱多 曾被证金“临幸”

收购全球最大的以色列生物农药科技公司,联合小米红旗连锁等设立民营银行,中期每10股转增20股,大笔投资农业电商,这一系列的举措无不彰显着公司渴望发展壮大的决心,而这也吸引着投资者的目光。机构如鹰般瞄准猎物,普通投资者也在一边吐槽着“故事大王”,一边却助推股价的上涨。

对比公司2015年一季报和中报可见,前十名无限售条件股东中,哈尔滨恒世达昌科技有限公司和中信证券(600030)股份有限公司仍在其列,且中信证券持股数量还从2937875股增至12520341股。同时,在中行-嘉实服务增值行业(070006)、渤海证券-建行-滨海1号民生价值、工行-申万菱信新动力(310328)股票等机构出来之后,香港中央结算有限公司、深圳平安大华汇通财富管理有限公司、北京和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和聚平台证券投资基金等又建仓买入。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普通机构青睐之外,和邦生物还一度成为“王的女人”。818日晚间,公司宣布获证金公司买入股份,根据中国证券登记结算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提供的截至 2015 8 11日的股东名册,证金公司合计直接持有本公司 5170324股股票,为公司前十大股东、第五大流通股股东。证金概念加身,市场再度炒作,公告后股价大涨一日,但无奈整个大盘趋势向下,824日公司1020除权后,股价一路向下,截止914日收盘,股价仅5.30元。

和邦生物近期“故事”

并购事项

629公告,拟以现金方式向以色列 STK公司投资9000万美元,持有以色列STK公司51%的股权。

99日公告,与交易对手商谈相关股权合作事宜。经调查,交易标的总资产为6.57亿元,净资产为1.11亿元,不构成重大资产重组事项。

互联网+

今年和邦生物反应迅速,切入“互联网+农业”领域。但一个农业电商投资分4次发布公告,此举被投资者理解为“讲故事”而故意为之。

“王的女人”

818日公司宣布被证金公司“临幸”,截至811日,证金公司合计直接持有本公司5170324股股票,为公司前十大股东、第五大流通股股东。

两度停牌

 

今年以来和邦股份曾停牌两次,一次是72日,一次是824日,两次停牌让和邦生物在股灾中避免大跌。

 
 

JPAGE_CURRENT_OF_TOT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