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项目推荐 推荐项目 银行系PE团队离职率高达50%:文化现冲突 激励机制不足

银行系PE团队离职率高达50%:文化现冲突 激励机制不足

  曾经风光一时的银行系PE,如今正遭遇潮水退去的尴尬。

  商业银行不能直接开展PE业务,只能选择“曲线”进入的方式,中农工建交五大行的香港子公司、中信集团等金融控股平台下的PE公司等合力组成了国内银行系的PE舰队。

 “背靠大树好乘凉。”由于通过银行方便获得优质客户和项目资源,并有银行配合提供信贷支持等综合金融服务,银行系PE可谓“含着金钥匙出生”。

  2008年-2009年,在“全民PE”的热潮下,银行系PE纷纷在全国设立PE基金,并迅速崛起。

  2009年8月,国开金融成立,成为国内唯一一家银行直接控制的PE机构,注册资本高达350亿元,目前投资并管理的基金超过20只,基金总规模超过700亿元。

  2010年,银行系PE达到巅峰后滑落。公开信息来看,银行系PE鲜有国内IPO案例,截至目前,只查询到国开金融投资的隆鑫通用、中节能风电于2012年上市。

  梳理清科集团等关于PE排名,除了中信产业基金中信资本、国开金融、建银国际外,其他PE很少出现在榜单中,亦能反映银行系PE现状。

  此外,银行系PE大都行事低调,鲜有对外披露基金成立和投资案例,成立两年多的交银国际(上海)股权投资管理公司甚至连官网都没有,建银国际也婉拒了记者的采访。

  光芒褪去后,隐藏在这类PE机构背后的问题也在逐渐浮出水面。银行系PE拥有的募资、项目优势只是看上去很美。

  某大行系PE基金人士告诉记者,“银行募资渠道费用、项目推荐费用都比较高,而且还要有管理费和利润分成,银行体制下的部门沟通成本也很大,我们募资、投项目都没有怎么靠银行。”

  同时,文化差异、团队激励机制不足,成为银行系PE发展的最大障碍,人员流失严重。不过,银行布局PE业务的野心并未破灭,逐渐开始借道信托、基金子公司开展PE业务,大有前赴后继之势。

  四类银行系PE模式

  《商业银行法》第43条规定,“除另有规定的情况外,商业银行在中国境内不得向非银行金融机构和企业投资。”

  2008年、2009年,银监会先后发文,将银行通过信托公司、理财产品开展PE业务的道路“掐断”。

  但这些并未阻挡银行的PE热情,目前的银行系PE主要有四类模式。

   真正银行直接控股的PE机构仅2家,且都是政策性银行。2009年3月,中国进出口银行控股50%成立成都银科创业投资有限公司,在VC之外,还与九鼎 投资、深创投等合作成立了多只子基金。国开金融是国家开发银行的全资子公司,涉及VC/PE、夹层、PRE-IPO、并购、FOF等基金。

   而商业银行因为政策限制只能绕道而行,中农工建交五大行通过在香港设立子公司,在国内开展PE业务。其中,中银国际最早于2006年成立了国内首只产业 基金—渤海产业基金管理公司。最活跃的属建银国际,2009年-2012年连续进入清科集团PE排名前十,目前至少设立了医疗、文化产业等6只基金。

  不过,对于大多数股份制银行、城商行来说,在香港设立投资平台门槛较高,并不具备可复制性,仅招银国际一家。

  以中信集团、平安集团、光大集团为代表的全牌照金融集团也纷纷设立了PE机构。以中信集团最为突出,中信产业基金由中信集团、中信证券出资,于2008年成立,目前管理4只基金规模300亿元。同时,中信集团还通过旗下两家子公司控股中信资本42.78%的股权,较早成立于2002年,目前管理规模约44亿美元。

  今年以来,借道信托、基金子公司再度成为“新宠”。

  2013年6月,兴业国际信托(兴业银行持股73%)成立全资PE子公司兴业国信资产管理公司。7月,建信基金、建银国际合资成立建信资本管理公司,开展横跨一二级资本市场的全面资产管理业务。

  据建信信托披露,其目前已投资4只有限合伙基金,2011年6月发起设立建信PE基金,第一期就有30亿元规模。

  银行、PE文化冲突的投资悖论

  理论上,银行私人银行部的高净值客户和中小企业客户资源为其旗下PE提供了天然的基金募资和项目推荐的优势。同时,银行信贷员常年接触企业也便于PE进行项目尽调,与PE合作提供“投贷联动”等综合金融服务也更具吸引力。

  然而,现实并非如此理想。

   上述大行系PE人士介绍,在实际操作过程中,银行募资的渠道费用较高,而且要求管理费五五分成、利润分成;项目也是需要渠道费的,银行并不会与旗下PE 分享。而且,好项目银行“追着”贷款,企业不缺钱引入PE的动力也不足,何况大行的客户大部分是国企,并不买PE的帐。

  同时,银行体制决定了各部门之间的沟通协作成本很高,地方营业网点与PE合作时话语权更高,更愿意与信托等固定收益类产品合作,或者联合PE做一些资金池类的理财产品,但是这种做法的LP不清楚,投资上市时会有法律障碍。

  而银行帮助旗下PE募资也并无动力,银行担忧协助募资的PE亏损后,投资者找银行麻烦,特别是在全民PE时代已过的当下。更重要的是,银行各支行帮忙推荐私人银行客户,成立的基金却托管在分行或其他银行,造成自身存款流失。

  同时,银行推荐项目占比不大,推荐的项目从投资角度去看并不一定好,而这主要源于二者决策文化上的差异。

  从基金运作上看,这类PE早期设立时主要的决策人员、经营人员都来自银行,其在选择项目的视角、价值判断、投资理念、决策文化上都跟PE投资人员差异大。

   “他们更看重过去的资产数量和质量,比较青睐有较多土地、厂房和机器设备等固定资产的公司,反而对未来市场、行业怎么发展、演变比较轻视,因为缺乏相应 的实业经验,对公司的发展前景比较难做出合理的判断。而做PE投资看的却是未来的增长潜力,要对行业的了解比较充分,并认识行业里面的主要人物或者跟行业 内的从业人员充分交流。”上述金融集团系PE人士称。

  从投资决策来讲,各分支机构人员负责募资和找项目,由总部投资决策委员会审核。

   “委员会成员以原银行风控人员为主。该类型银行系PE几乎不能容忍投资项目失败,使得推荐上委员会审批的项目非常难获得通过。虽然项目团队可以参与决策 讨论,但是跟一般国企一把手文化一样,决策上并没有多少讨论的空间和余地,基本上以个别领导的意见为准。”该人士续称。

  与一般PE机构做法不同的是,在跟投机制上,一些银行系PE要求项目经理或者项目团队的跟投比例远高出行业惯例。在项目选择上,更倾向于较为大型的项目,特别是有政府背景的项目,估值水平偏高。在条款设计上,大股东或关联方回购、对赌等成为必备条款。

  根据公开信息,银行系PE的IPO案例屈指可数。

激励不足致团队流失

  除了投资理念和文化的巨大差异,激励机制的不足也成为银行系PE饱受诟病的重要原因。

  PE属于较高薪酬行业,一般除了固定工资、募资抽成、项目推荐奖励外,最重要的收入来自项目退出时的利润分成,即carry分成。

  Carry是指PE机构投资运作基金到期后,GP除了获得日常管理费之外,按照合同约定,获取收益的一部分,一般比例为20%。

  而为了鼓励主要合伙人或投资团队,一般会在carry中,拿出20%的收入奖励给投资团队,一般占据投资人员收入的大头。

   “薪酬一般,在行业里面最多是平均水平,并且激励机制很糟糕。就算以后有carry分成,公司说不分就可以不分,因为银行实质控制着管理公司2/3以上 的股权,即使项目团队占有部分股权,银行对分红与否有绝对的话语权,公司的章程或者其他法律文件没有约定一定要分红。”上述金融集团系PE人士称。

  他进一步指出,公司本来准备出一个分红制度,但是一直没有出台。“每次谈到这个问题,就说我们是国有体制,有国有资产流失的嫌疑,或者以企业文化来拖延。”

   上述大行系PE人士直言,“carry分成、奖金等都是空中楼阁,入职时说好了奖励比例,但都执行不了。项目决策时,领导投资风格非常保守,主要考虑风 险控制,项目难通过,就不会有奖励;carry分成能拿到的人不多,说不给就不给。银行系PE普遍存在绩效奖励机制不明朗的问题。”

  而且,由于属于银行体系下,其薪酬结构和激励机制也要对照银行,不可能比银行人员高出太多,很难实现市场化奖励机制。而激励机制的不足,必然造成人员流失。

  “很多离职的人员完全无法理解高层的投资思路和理念。最近离职的人挺多的,高层和中层最近都有,基层更多,根本问题是文化和投资理念的巨大冲突,同时激励机制的形同虚设。”上述金融集团系PE人士表示。

  “我们的离职率非常高,超过50%,很多人都是干一年就走人,毕竟银行系PE确实能积累一些平台资源。”一位银行系PE人士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