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政策 京津冀 王振峰:“京津冀一体化”不能是“有城无村”地产化

王振峰:“京津冀一体化”不能是“有城无村”地产化

核心观点:中国经济网网友王振峰认为,假如京津冀协同发展无法破解农村地位被边缘化和农村快速空心化的问题,只是一味地追求城市规模的膨胀,那“京津冀一体化”极有可能变异为“有城无村”、“有镇无乡”的“京津冀地产化”,这与将京津冀协同发展确立为国家战略的初衷显然是背道而驰的。

清晨,位于环京津核心的京东燕郊劳务市场里人头攒动,近千名外地打工者扎堆聚集在这里等活儿。

近日召开的“2014中国城镇化与企业家论坛”上,住建部村镇建设司司长赵晖表示,京津冀协同发展不能光看城市,村镇建设在京津冀协同发展中应发挥更大作用。赵晖说“我们不提倡搞农民上楼”,“农民没有办法,在阳台上养鸭子,这不是我们要的城镇化。”(8月31日《新京报》)

 

我们知道,国家新型城镇化规划有个远景目标,即至2020年常住人口城镇化率将达60%左右,1亿左右人口在城镇落户。目前,京津冀一体化已上升为国家战略,京津冀协同发展既是中国区域经济战略的新热点,毫无疑问也是当前如火如荼、快速推进的新型城镇化热潮中最炫目耀眼的地方。

 

笔者认为,住建部官员说京津冀协同发展不提倡搞农民上楼,主要还是担忧简单的城镇化极容易演变成“造城运动”。这种所谓的农村“城市社区”,在过度的“商品化”逻辑和“伪市场经济”的思维共同摧毁下,大量村落很快地被合并或迁移,现代农村的风光将荡然无存。同时,农村土地也就失去了原有的粮食生产功能,失去了农村原本负载的自然生态保育、水源保护及涵养、农村文化传承等作用与功能,反过来又会对城市的粮食安全、生态环境以及城市的容量造成新的压力。这种强迫农民上楼或逼农民上楼的城镇化做法,绝不是搞“城乡一体化”,当然也就谈不上“农业现代化”了。

 

假如京津冀协同发展无法破解农村地位被边缘化和农村快速空心化的问题,只是一味地追求城市规模的膨胀,那“京津冀一体化”极有可能变异为“有城无村”、“有镇无乡”的“京津冀地产化”,这与将京津冀协同发展确立为国家战略的初衷显然是背道而驰的。

 

无论是京津冀一体化,还是新型城镇化的推进,带来巨大机遇的同时也面临着许多挑战。比如如何协调区域内外的教育、住房、交通、养老、环境等方面的差异,如何促进京津冀产业转型升级、提高生产力和增强综合竞争力,以及如何进一步深化互利合作,有效破除各自体制籓篱以消减发展落差等。

 

如何充分反思过去城镇化进程中的得失成败,塑造一个特色鲜明、环境友好、可持续发展的新型城镇化发展模式,应该是京津冀协同发展面临的第一要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