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政策 国家 中国版纳斯达克明年落户北京 等待新三板扩容

中国版纳斯达克明年落户北京 等待新三板扩容

经过一年的等待,新三板扩容的曙光终于要见到了。

 

  本报去年率先报道继深圳证券交易所和上海证券交易所之后北京将成立第三家场外市场交易所正在变成现实。

  参与新三板方案设计的西部证券代办股权转让总部总经理程晓明博士预计,定位于中国版纳斯达克的全国统一场外市场交易所有望于明年在北京挂牌成立,今年下半年新三板扩容就将迅速展开。

  记者获悉,湖南证监局局长杨晓嘉已经赴任新三板筹备小组组长,拟任场外交易市场理事长,证监会市场监管部主任谢庚已经赴任新三板筹备小组组长,拟任场外交易市场总经理。新三板将沿用现有的备案核准制,一开始挂牌核准和监管就分离,未来北京新三板交易所成立后将负责核准,证监会非上市公众公司部将负责监管。

  3月28日,证监会非上市公众公司部主任冯鹤年告诉《华夏时报》记者,目前,新三板的制度设计主要由谢庚那边负责,非公部只是按照《非上市公司监管办法》来进行市场监管。

  久盼的新三板

  这是北京宝盈律师事务所高艳敏难忘的一天。

  3月27日,高艳敏办公的北京中关村南大街海淀资本中心一下子变得热闹起来,安保级别也非常之高。

  国务院副总理王岐山带领证监会主席郭树清等国务院相关部门的二十多位领导在北京市市长郭金龙的陪同下来到海淀资本中心的深圳证券信息有限公司北方路演中心,考察中关村科技园区非上市公司代办股权转让系统(俗称新三板)的运行状况。王岐山副总理要求加快制度变革和创新,推进场外市场建设,服务于实体经济。

  一时间,新三板扩容已经箭在弦上。

  “王岐山副总理视察的当天,海淀资本中心大楼里到处张贴的都是新三板市场的一系列建议,包括备案制度、定向增资、做市商制度、向自然人开放、转板制度等。” 高艳敏所在的北京宝盈律师事务所是一家专门为小微科技企业提供新三板挂牌前后的法律服务的律师事务所。

  2011年是所有做新三板业务的券商、律所、会计师事务所等中介机构难忘的一年。券商的新三板业务部门疯狂招聘人员,扩张备战新三板扩容,申银万国、西部证券、金元证券和西南证券等大小券商在全国各地科技园区拼命签项目。
 但是,大规模的投入并没有打来粮食,经历迷茫一年的券商们仍然没有等到2011年证监会头号工程新三板扩容,大量新招聘员工陆续流失。

  今年以来,新三板的命运发生改变。证监会主席郭树清上任后先去天津考察天津股权交易所等场外市场,然后两次到中关村调研中关村新三板,这次郭树清陪同王岐山副总理再次考察调研新三板市场,让新三板挂牌的企业和所有从业人员重新看到了希望。

  一家已经挂牌的新三板公司董秘告诉记者,新三板扩容对挂牌企业和投资者都是一件好事,引进做市商制度和向个人投资者开放之后,新三板板块的流动性会增强,在资本市场的地位也会显著提升。

  “如果这个市场像纳斯达克一样有券商定价并提供流动性,流动性充分,定价很合理,融资又很方便,有没有转板制度其实都无所谓。”上述董秘说。

  中国版纳斯达克起航

  新三板来了,股市跌了。

  2月28日,上证指数暴跌2.65%,深成指暴跌3.15%,深成指跌幅超过上证指数。

  记者采访的一些业内人士认为,创业板、中小板和高估值的概念股泡沫将被刺破,市场将真正回到蓝筹主导的长期投资和价值投资的时代,这是市场化改革给A股带来的结构性变化。

  对此,中国人寿养老保险股份公司资产管理部总经理刘云龙博士认为,因为新三板有做市商制度,市场中最具活力的一部分资金可能撤离市场,转战新三板市场,这是让人担心的事。

  股市暴跌也没有出乎程晓明的意料,在他看来,郭树清整体改革思路将在新三板市场得到完全体现,新三板的发行和监管是分开的,未来核准备案都放在交易所,新三板将成为整体市场化改革的试验田,反过来倒逼主板和创业板发行制度改革。

  程晓明告诉记者,这是一个全新的、类似美国纳斯达克为中小科技企业服务的场外交易市场,从IPO、定向增发、允许自然人投资、重组、退市等一系列制度设计来看,主板市场有的新三板都有,主板市场没有的做市商制度,新三板也有了。

  有消息称,中国证券业协会已经开始受理外地园区企业的材料,开始摸底新三板扩容企业的情况。不过,程晓明否认了这一点。

  “目前,券商还是在按照原有规定向证券业协会备案,北京中关村科技园区管委会要出具推荐挂牌确认函,基本操作流程没有变化。扩容之后,未来备案权限将由中国证券业协会向新三板交易所过渡。”程晓明说,新三板设立转板制度比较困难,最重要的是向个人投资者开放,增加市场的流动性。

  程晓明告诉记者,新三板最快下半年就会扩容,明年中国版的纳斯达克场外交易市场将正式成立,温家宝总理提到的支持小微企业上市未来主要通过新三板和券商的柜台交易市场来共同完成。
老三板:失去的十年

  新三板的问题逐渐明朗,而两网系统和退市公司组成的老三板历史遗留问题还未看到解决之道。

  老三板市场长期缺乏政策关爱的阳光,很多投资者支持国企上市和经济发展已经血本无归。

  老三板投资者代表张资源十年来一直在向证监会反映老三板的历史遗留问题。

  记者获悉,今年张资源给证监会主席郭树清写了一封信,反映历史上老三板公司退市前大股东违规占用上市公司资金没有清欠,没有股改法人股不能流通转让,没有重组政策,退市公司恢复上市缺乏操作细节等问题。

  对此,证监会首次给予了书面回复,表示未来改革中不会回避历史遗留问题,要维护行政权力的公信力。

  事实上,STAQ和NET两网系统法人股市场亦是老三板历史遗留问题的一部分。春节前,以海国实为代表的一批企业也联名上书证监会希望解决老三板没有定向增发和鼓励资产重组等政策。

  “我们两网系统公司净资产都为正,不可能像退市公司一样采用破产重整。”海国实董秘叶宗琼告诉记者,她非常高兴看到本届证监会的开明态度,等待十年的历史遗留问题也许会得到解决。

  老三板退市公司南洋航运总经理唐广敏告诉记者,老三板是由券商在上午10:30和下午2:30两个时间集合竞价撮合一次,只有券商后台能看到,这种买卖双方都看不到报价的交易制度很容易导致操纵股价,股价不是涨停就是跌停,几乎没有任何中间价;老三板应该参考主板实行T+1的交易制度。

  “现在的情况是能不能采用缩股的形式将一部分股权折价转让给资产注入方或者以承担债务的方式鼓励资产注入,让这些公司恢复持续经营的能力,恢复市场活力。”唐广敏说,“关键是要给一些政策支持,比如,很多企业亏损已经超过5年不能抵扣,资产注入还得缴纳很大一笔重组收益的税收,这种税应该减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