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媒体出品

柳青特写:一周工作达140小时 24岁的年纪看起来42岁(2)

9月30日,柳青公布了自己患乳腺癌的消息。就在前不久,她登上了《福布斯(亚洲版)》9 月刊封面,照片上的她坐在车上,拿着手机,配字是“NOT SO FAST,Uber”。同一时期,9月25日《财富》杂志发布了“40岁以下40大影响力人物”榜单,滴滴快的总裁和CEO,37岁的柳青同32岁的程维一起位居第三。2015年2月,柳青正式接过了滴滴创始人程维的委任状,担任滴滴公司首任总裁。辞职高盛进入滴滴之后的柳青变得高调很多,出席各大论坛、接受不同媒体采访、每一次活动谈到最多的无疑是滴滴。有人打趣说:只要柳青愿意,拥有鹅蛋脸、大眼睛高颜值的柳青完全可以如陈欧那样,拍个广告做自己公司的形象代言人。

 

国际顶尖投行十二年,身居高层年薪千万,柳青却要辞职。这让当时柳青的母亲和身边的朋友不思其解。新东方董事长俞敏洪听到这个消息后说:“你放弃了这么好待遇的高盛,跑去跟的哥打交道,什么情况?”

大学时期柳青就被父亲柳传志告知:联想公司高层的子女不得在公司任职。哈佛硕士毕业归国后,柳青进入高盛,从底层的初级分析师做到董事总经理。各大新闻报道中,十八轮面试车轮战成了柳青个人事业奋斗上可圈可点的开端,而一周100小时甚至140小时的勤奋劲儿让人惊叹,毕竟不是每一个努力的富二代都舍得让自己“24岁的年纪看起来42岁”。

这种精神也多少可以解释她日后的选择。“人需要不停地往前走,如果不往前走,你可能就停在原地了。”在事业上柳传志不曾许诺过什么,但那股开拓者的劲儿父女相传。

稍有不同的是,柳青认为自己比父亲一辈幸运的多,“他们那一辈是没有选择的,我父亲最开始创业,只是希望家里能够过的好一点。” 而有更多选择的柳青,却似乎总在比较难的那一条路上走。选择了人生的困难模式,也选择了和未来打个赌。

做投资犹如游牧狩猎,几人上马即可出征。而做企业如经营农场,需要考虑到所有培育者和每一颗投下去的种子。如何从云端稳步落地,从头等舱到经济舱,这些都还只是表层,作为O2O公司总裁,如何同平均年龄只有27岁的企业同事们打交道,如何调配每日的工作,柳青面临更大的难题和挑战。

两个月的“焦虑和无意义的忙碌”过后,在程维和公司员工的共同融合下,柳青找准了位置和经营企业的感觉。“这种转变几乎是一种浸润式完成。所以我告诉自己,这就是我想要的团队,我也一定能在其中发挥出更大的价值。”

投资人朱啸虎说,“她很厉害,能把所有对这个行业有兴趣的投资基金全拉过来,三个星期内搞定了7亿美元融资。”

人们评价柳青,总会联系到蔡崇信之于马云,刘炽平之于马化腾。这样的粗放比较虽然不尽合理,然而,在“江河汇聚成川,无名山丘崛起为峰”的互联网时代,对于滴滴能否终成为阿里巴巴、腾讯这样的企业,想必柳青也有蔡崇信和刘炽平当初的自信。

十月是“乳腺癌防治月”,粉红丝带飘扬。柳青说她几乎从未遇到过大的失败,在这次与乳腺癌的较量中,希望这位女强人如往常一般,旗开得胜。

 

 

《夏洛特烦恼》:幕后资本动作 出品方或上新三板

转系统官网发布了北京开心麻花娱乐文化传媒股份有限公开转让说明书。

公开转让说明书显示,本次挂牌股票种类为人民币普通股,每股面值1.00元,股票总量4300万股。

 

开心麻花的主要业务是话剧、音乐剧、和儿童剧的创作、编排和演出,主要收入就是门票收入。2014年开心麻花实现营业收入1.5亿元,收入全部来自舞台剧和衍生收入,而当年全国话剧、儿童剧的票房收入总额26.54亿元。2015年上半年,开心麻花实现收入8301.73万元,其中舞台剧及衍生收入占95.4%,实现净利润1707.06万元。

2014年开心麻花开始尝试多屏整合运营,与优酷土豆合作将武侠舞台剧《江湖学院》改编成了网络剧。

而今年,舞台剧《夏洛特烦恼》被拍成电影,由开心麻花、新丽电影和腾讯视频联合投资出品,万达五洲发行,格瓦拉联合发行。

2015年上半年,开心麻花多屏整合运营实现收入381.75万元,不过开心麻花指出,由于这项业务还在探索中,毛利比较低。

目前,A股影视娱乐类上市公司有24家,新三板从事影视制作的挂牌企业也已经达到22家。

 
 

马东:做不好内容公司一定会死 拿融资不到1杯咖啡时间

对于内容公司之间的竞争,马东觉得,内容和内容之间,内容公司和内容公司之间其实竞争是很小的,因为不存在。它是高度差异化的,所以不用太担心横向竞争的问题,把自己的事做好了就行了。

一件蓝灰色T恤,一条蓝色牛仔裤,一双帆布鞋,一个黑色双肩包。在9月16号米未传媒首秀发布会前,马东出现在小官眼前时,脸上还带有轻微的睡意。

“您下午出场前应该不是穿这一身吧,是不是还要补个妆?”

“这事儿不归我管,他们会替我操心。”

“传出您出走爱奇艺创业以来,状态如何?”

“还跟以前一样,忙得跟孙子似的。”

就这样,一边喝着咖啡,一边吃着牛角面包,马东接受了《首席娱乐官》的独家专访,跟我们聊聊创业那些事儿。

用玩的心态做公司

创业,首先要有团队。

说起自己的团队,马东还是饶有自信的。他说,首先这是一个由年轻人组成的团队,年轻人组成的团队不光是体力好,不光是干活不要命,关键是他们身上有理想主义色彩,他追求的东西是他真正想要的,是大家在一起的那种,就对内容的那种兴趣。第二就是一个特别善于学习的,对于新东西的那种好奇心。“好奇心和爱玩这两点,结合到一块就不得了了,我们是一种玩的心态在做这个公司,而不是以别的心态。”

《奇葩说》的成功,制片人牟頔功不可没,而此次成立米未传媒,奇葩说团队也随马东一并出走爱奇艺。说起与牟頔的结缘,马东觉得“有好多是直觉”。“你要看到这个合伙人身上的独特的东西,我跟牟頔就谈了两次,第一次见面她来跟我卖她的节目,我就觉得她挺棒的。因为我是导演出身,我特别能辨识另外一个导演,我们这个行业内制片人太多,导演很少,其实真正核心的能体现生产力的是导演,我觉得他是一个导演型的人。”

什么是导演型的人?马东解释说就是专著、有效率,有一股“我要的东西我一定要拿到”的劲儿,对于节目从前期到后期的呈现形态,脑子里有没有形象思维。然后她的整个团队也是这种人多,所以她会变成一个在内容制作上战斗力很强的团队。

跟牟頔的第二次见面,马东就向她抛出了橄榄枝。

用玩的心态做公司,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存在?小官脑海里第一反应就是一堆人在一起头脑风暴。而马东却直言:“没有那么多风暴,我们在一起主要是杀人,玩杀人游戏。”因为真正的一个内容团队的头脑风暴,它分两部分,一部分是策划阶段,一部分是干活阶段,干活阶段就不用讲了,策划阶段如果一个团队一天八小时,都在头脑风暴,那就是一群疯子,那用不着,天大的头脑风暴,不应该超过两个小时。

作为企业的灵魂人物,马东能不能成为一个好的CEO?在此前采访蔡康永时,小官问蔡康永会不会和马东一样去创业,其表示“不可能”。在康永眼里,马东在《奇葩说》这档节目中已经表现出一个管理者的天分,比较爱操心,比较能操心。

作为米未传媒的CEO,马东觉得,无非就是首席执行官,也不过就是干活冲到前面的那个人,没有什么,做团队的头,第一是要用于犯错误,但是要避免犯大错误,只要做到这两点就行了。而所谓的避免大错误也就是在创意之初,他的创意方向和所针对的市场,而最后大家都是做内容的。

“我自己是做内容出身,我知道做内容的人需要什么样的工作环境,所以我觉得最大程度的尊重内容领域的个人,是非常非常重要的,尊重个人的创造性,不轻易否定,保持巨大的宽容度,我觉得才是领导一个团队的前提。”马东说。

选择创意工厂是因为“互联网+”

和一般的创业者相比,马东的创业本金可来得容易多了。用马东自己的话来说,不到一杯咖啡的时间里,米未传媒便拿到了首笔创业基金。至于公司究竟估值多少,马东坦言“不让说”,当下创业公司估值泡沫巨大,马东这样的大腕显然不需要用估值来吹嘘自己。

马东在挑选自己的投资人时也有自己的标准。他告诉小官:“选择创新工场是因为,在创新工场所追求的那种,对早期投资的长线,投入不急于求回报,然后还有就是他们在互联网行业内的这些资源,和我们的形成效应非常好,还有我不希望接受所谓制作行业和电视行业,甚至是媒体行业投资,我希望更多的接受的是那种互联网技术背景的资本。然后徐小平和王强老师是因为娱乐工场的前几期我们是共同的LP,我也是发起人之一,所以顺理成章。”

虽然马东并没有回答对盈利的预期,但他自信的表示,新公司开张就能盈利。他手里现有的商业模式,本身就是盈利的,手里的项目本身也是可盈利性的项目。盈利的多少他没有说,但可以肯定的是,他根本就没有预期会亏损。这样自信的态度也足以证明他就是不像有一些人,做节目只考虑把节目做出来,他会考虑盈利的问题。

谈及龚宇,马东说,他非常支持自己出来创业,同时龚宇也是个难得的有眼光的企业家,会和爱奇艺一直持续合作下去。马东也坦言,在爱奇艺工作的这两年半的时间,正好是爱奇艺高速发展的三年,自己的收获大于付出。“我原来在电视台,更多的是内容、节目、平台不理想,那是国家的,商业不用你管,收支两条线,你就把节目做好。我到互联网,尤其到爱奇艺,最重要的一点我觉得是目标市场在转变,你不是在为原来那个人群服务,你是在为另外一个人群服务,所以你要学习他们的语言、逻辑、和他们能接受的方式。

第二爱奇艺是个商业化的公司,而且它尊重市场,尊重商业逻辑,努力寻求商业逻辑和内容逻辑之间的这种平衡,这都是我从中学到的。第三个是,爱奇艺本身是个技术背景和基因非常强的东西,在这你会通过技术的管道,看到媒体行业的未来,通过技术这个放大镜,也许能看的更远,这都是我觉得。当然还有就是一个现代化企业的管理路径和管理方式,所以应该这是第四点,我觉得我这四点都已经,就已经够我忙活的了。”马东告诉小官。

马东透露,《奇葩说》还会有3,可能会有4,这些版权都会归爱奇艺所有。成立米未传媒后,整个团队首要的任务还是把《奇葩说》做好。同时,和蔡康永、高晓松后续都会有合作。

什么是导演型的人?马东解释说就是专著、有效率,有一股“我要的东西我一定要拿到”的劲儿,对于节目从前期到后期的呈现形态,脑子里有没有形象思维。然后她的整个团队也是这种人多,所以她会变成一个在内容制作上战斗力很强的团队。

跟牟頔的第二次见面,马东就向她抛出了橄榄枝。

用玩的心态做公司,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存在?小官脑海里第一反应就是一堆人在一起头脑风暴。而马东却直言:“没有那么多风暴,我们在一起主要是杀人,玩杀人游戏。”因为真正的一个内容团队的头脑风暴,它分两部分,一部分是策划阶段,一部分是干活阶段,干活阶段就不用讲了,策划阶段如果一个团队一天八小时,都在头脑风暴,那就是一群疯子,那用不着,天大的头脑风暴,不应该超过两个小时。

作为企业的灵魂人物,马东能不能成为一个好的CEO?在此前采访蔡康永时,小官问蔡康永会不会和马东一样去创业,其表示“不可能”。在康永眼里,马东在《奇葩说》这档节目中已经表现出一个管理者的天分,比较爱操心,比较能操心。

作为米未传媒的CEO,马东觉得,无非就是首席执行官,也不过就是干活冲到前面的那个人,没有什么,做团队的头,第一是要用于犯错误,但是要避免犯大错误,只要做到这两点就行了。而所谓的避免大错误也就是在创意之初,他的创意方向和所针对的市场,而最后大家都是做内容的。

“我自己是做内容出身,我知道做内容的人需要什么样的工作环境,所以我觉得最大程度的尊重内容领域的个人,是非常非常重要的,尊重个人的创造性,不轻易否定,保持巨大的宽容度,我觉得才是领导一个团队的前提。”马东说。

选择是创意工厂因为“互联网+”

和一般的创业者相比,马东的创业本金可来得容易多了。用马东自己的话来说,不到一杯咖啡的时间里,米未传媒便拿到了首笔创业基金。至于公司究竟估值多少,马东坦言“不让说”,当下创业公司估值泡沫巨大,马东这样的大腕显然不需要用估值来吹嘘自己。

马东在挑选自己的投资人时也有自己的标准。他告诉小官:“选择创新工场是因为,在创新工场所追求的那种,对早期投资的长线,投入不急于求回报,然后还有就是他们在互联网行业内的这些资源,和我们的形成效应非常好,还有我不希望接受所谓制作行业和电视行业,甚至是媒体行业投资,我希望更多的接受的是那种互联网技术背景的资本。然后徐小平和王强老师是因为娱乐工场的前几期我们是共同的LP,我也是发起人之一,所以顺理成章。”

虽然马东并没有回答对盈利的预期,但他自信的表示,新公司开张就能盈利。他手里现有的商业模式,本身就是盈利的,手里的项目本身也是可盈利性的项目。盈利的多少他没有说,但可以肯定的是,他根本就没有预期会亏损。这样自信的态度也足以证明他就是不像有一些人,做节目只考虑把节目做出来,他会考虑盈利的问题。

谈及龚宇,马东说,他非常支持自己出来创业,同时龚宇也是个难得的有眼光的企业家,会和爱奇艺一直持续合作下去。马东也坦言,在爱奇艺工作的这两年半的时间,正好是爱奇艺高速发展的三年,自己的收获大于付出。“我原来在电视台,更多的是内容、节目、平台不理想,那是国家的,商业不用你管,收支两条线,你就把节目做好。我到互联网,尤其到爱奇艺,最重要的一点我觉得是目标市场在转变,你不是在为原来那个人群服务,你是在为另外一个人群服务,所以你要学习他们的语言、逻辑、和他们能接受的方式。

第二爱奇艺是个商业化的公司,而且它尊重市场,尊重商业逻辑,努力寻求商业逻辑和内容逻辑之间的这种平衡,这都是我从中学到的。第三个是,爱奇艺本身是个技术背景和基因非常强的东西,在这你会通过技术的管道,看到媒体行业的未来,通过技术这个放大镜,也许能看的更远,这都是我觉得。当然还有就是一个现代化企业的管理路径和管理方式,所以应该这是第四点,我觉得我这四点都已经,就已经够我忙活的了。”马东告诉小官。

马东透露,《奇葩说》还会有3,可能会有4,这些版权都会归爱奇艺所有。成立米未传媒后,整个团队首要的任务还是把《奇葩说》做好。同时,和蔡康永、高晓松后续都会有合作。

 

 
 

《创意城市》

 性感的渔网袜为何一夕之间就征服了全世界女孩的心,创意达人们头天晚上在纽约酒吧中的灵感碰撞,何以第二天就化身为商品出现在大街小巷?流行音乐与时尚潮流是如何产生,又如何创造亿万财富的?为什么创意产业面对金融海啸和能源危机的双重考验,依然生机勃勃?
    我们正在步入创意经济的时代,创意产业是一种“软经济”,它不同于制造业、金融业和高科技产业,它不怕金融海啸,不怕能源危机,代表的是一种主宰未来的全新竞争力。

阅读全文...

 
 

《竞争优势》

 迈克尔·波特,竞争战略和国际竞争力领域的国际权威之一,哈佛商学院商业管理学院的C.RolandChristensen教授。1983年,他被任命为里根总统的产业竞争委员会委员,开始引发美国的竞争力讨论。他曾为各州首脑、州长、市长和世界各国的CEO们作过咨询,并曾获得威尔斯经济学奖、亚当·斯密奖、三项迈肯锡奖,以及斯德哥尔摩和其他6个大学的荣誉博士学业位。波特教授有14本著作,其中包括:《竞争战略》、《竞争优势》和《竞争战略案例》,所有著作均由自由出版社出版。波特教授现住在麻萨诸塞州的布鲁克林。

阅读全文...

 
 

JPAGE_CURRENT_OF_TOT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