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巴巴上市前后马云的关键词

  “十一”长假过半,阿里巴巴[微博](BABA)便向美国证交会(SEC)提交文件称,据多项员工激励计划,阿里增发6592万余股。据阿里股票当日收盘价和文件列举的行权价计算,若当天售股阿里员工将因此税前获益41.6亿元人民币。

 

  阿里的上市,在阿里集团内成就了一大批财务自由的阿里人。从这个角度上说,虽然上市不是马云的目标,但上市一定会是阿里员工的目标。

  不过,上市之后,马云将要面对的命题是如何留住那些身价飙涨的新生富豪们。本报作为全程见证阿里纽交所上市的媒体,对于马云在上市前后的所思所说做了番梳理。虽然不够细节,但马云对于未来的思考还是很清晰的。

  上市:信任、压力、透明

  记者:阿里上市创造了全球证券史上最大规模IPO,对这样的成功,你有什么样的感受?

  马云:我为阿里巴巴这个团队,我们的合伙人,我们的客户特别骄傲,也特别感动。15年的历程,走过了才知道有多么艰难。很多人说我们成功了,其实我们离成功还是很遥远,我们走了15年,我们还有87年。

  来到美国,我们拿回去的不是钱,拿回去的是信任,拿回去的是压力,拿回去的是责任。别人关注越多,我们越要学会“做自己”。

  记者:阿里融了这些钱,你打算怎么花?

  马云:我们不缺钱,阿里上市不是为了拿钱来的,首先我们要成为一家透明的国际公司,让更多的人监督,管理这样一家公司,一个公司要真走得长,一定要透明,互联网就是透明,开放,分享,责任。第二,我们的使命不是帮助中国中小企业,全世界还有很多中小企业,拿到美国的钱,用在海外还是要多一点儿,用美国的钱,请世界的人才,买世界的公司,参与全世界中小企业的发展。

  记者:阿里上市敲钟的不是你,也不是高管团队,而是8个阿里平台上的卖家,这在全球也属首次,对此,你是怎么考虑的?

  马云:阿里上市如果说算是一个成功的话,是小企业的成功,是中国经济的成功,是互联网的成功,是一批小客户的成功。为什么要把客户放在台上?我们这个主意提出来的时候,阿里全体合伙人一致同意,非常兴奋,因为这就是我们的使命。因为我们认为只有台上这些人他们成功了,我们才能成功,我们15年所有的努力,就是希望他们成功。未来87年,我们希望更多这样的人能够站在台上。

  这八个人选出来,我觉得我特别骄傲,而且最有意思的是合伙人全体投票通过,大家觉得没有比这个更好的主意了。

  我没有去敲钟有没有遗憾?我一点儿遗憾都没有,对我来讲,上去敲一个钟,对我意义不是很大,但是对这八个人来讲具有一辈子的意义。所以没有半点儿遗憾,而且我非常兴奋。

  下一步:无线业务、电商、全球化

  记者:阿里集团上市了,你的下一个目标是什么?

  马云:第一个,肯定是要把无线业务、电商业务做大。第二,进入一些新的领域,包括扩展我们的市场。另外会涉及到国际化的一些战略落地。

  其实要做的事情很多,我们没有做好的事情也有很多,今天的淘宝、今天的天猫[微博]、今天的阿里巴巴其实离我们今天很多用户的期待还是很远。我记得十年前跟同事讲,十年以前很多电子商务网站大家觉得做得不错,我说十年以后的电子商务一定不是这样的。我今天也是这么觉得,十五年以后的电子商务不是今天这样子的,需要有人去改变,所以我们愿意去改变,我们愿意改变自己,这里的机会很大,全世界这么多中小企业、这么多消费者,都是机会。

  其实我觉得我们公司的成长就在于能够给别人不一样的东西,我们自己就会不一样,而不是希望自己不一样,别人才不一样的。

  这两天有人问我,你们公司会做得多大?其实做得多大不是我们要做的,做多长、做多好是我们要思考的一个问题。

  记者:阿里在美国上市,成为全球最大的互联网公司之一,是否意味着中国企业真正意义地加入了全球竞争,对于中国企业的国际化,你是怎么思考的?

  马云:我觉得一个企业不在于在哪里,而是心在哪里,如果你的心是全球的,就做全球的生意,如果你的心在一个省,就做一个省的生意。

  中国企业国际化,我是这么认为的,国际化绝不等于在国外有业务,绝不等于在国外有工厂,国际化最重要的是要有国际化的思想和国际化的战略。所谓国际化的思想,就是你要去那个地方不是从那个地方挣多少钱,而是因为有你,那个地方发生什么变化。

  我们看到有些中国企业在国外有工厂,但我并不认为它们是国际化,我们看了很多企业没在国外设公司,但是不等于它没有国际化。

  我觉得世界未来的机会,Small is beautiful。我们送给纽交所的淘公仔,就想告诉大家,The Power Are Small Guys,小企业的力量。

  记者:未来阿里的投资方向是什么样的?你们会对什么样的企业或者行业感兴趣?

  马云:我没有想过买什么企业,也没想过投什么行业,我们只是圈定了方向,做任何投资的核心思想有两个,第一个,对我们生态系统有帮助,对小企业成长有帮助。第二,对我们未来战略有什么帮助,我们不应是为今天做投资买公司,为今天买公司只是战术。战略是为了未来思考,比如我们为什么买足球,足球是文化,十一个人踢球要像一个人踢球一样,这是一种文化,但中国的足球是十一个人踢球仍然是十一个人。

  团队:本身就是他的财富、阿里生态系统

  记者:阿里上市使得阿里上万名员工实现了财务自由,你会不会担心阿里上市之后的人员流失的问题?

  马云:这个问题彭蕾回答比较好,他负责我们集团的HR。我的观点是,我们要有开放的心态,这本身就是他的财富,他要走是他的权利。留不下他,是阿里的无能。不过,我相信95%以上的人离开阿里后会参与到大阿里的生态建设中,没人会出去之后搞一个跟阿里竞争的公司。人才流失如果流出了阿里,但是壮大了阿里的生态系统帮助了中小企业是好事。

  我们多年前曾有个目标,希望20年或者30年之后,世界500强中,200个CEO是我们公司出去的,我们希望阿里今后对中国企业都有贡献。在阿里干了十年八年出去也会不错,因为我们是很辛苦的公司。

  我们公司应该是进来很难,出去很容易,进去很容易出来很难那是监狱。来我们公司,我们承诺辛苦、麻烦,承诺倒霉、委屈、冤枉。但想出去很容易。有些公司进去很容易,出来很难。我们希望真正留下来的人是心里有激情,是真正热爱这个工作,而不是因为别的。

  记者:阿里美国上市使你成了中国首富,你对此有什么感受?

  马云:我一点儿感觉都没有,14年以前我问过我太太,你希望你老公成为一个有钱的富豪还是成为一个受尊重的企业人?她说什么富豪啊,我希望你受人尊重。她相信我也不会成为富豪,因为我们也没想过做富豪,如果出发点想做富豪,一定做不了的。我最快乐的日子是一个月拿90元人民币的时候。

  你有100万元人民币,这是你的钱,有1000万元人民币的时候,你开始头痛,你开始担心,要投资,要买股票,买债券。等你的财富超过一个亿的时候,钱就不是你的了,今天这些钱不是你的,这是别人给你的信任,我现在的理解,是那么多人给了我信任,他们相信我们这些人花这些钱比别人更有效、更有价值。

  后面我要做的工作,就是把钱给花出去。我从没想过当中国首富,也没想过当浙江杭州首富,我连我的小区首富都不想做,这个没有任何意义,钱是资源,对我们来讲钱是用来做事情的。

  记者:阿里成功上市,你最想感谢的人是谁?

  马云:我真觉得上市也不是多大的事,今后要走的路还很长。如果要感谢,我还是要感谢我的同事,他们这些人把最宝贵的时间给了我们,他们应该得到他们应得的。在这个社会运气还是很重要的,当年我请很多人都不来,这些人来到我们公司。我们这帮人是很傻很天真的。中国可选的好公司很多,这些人背井离乡来到杭州,来到阿里。要感谢的人挺多,反正也不是领奥斯卡奖。没有他们的努力不可能有阿里的今天。

  用什么吸引钱和人

  阿里巴巴在纽交所上市时,马云刚刚过了50岁的生日。

  数场路演加上上市当天繁忙而紧张的议程之后,马云还是来到了媒体晚宴现场。嗓子已经哑了的他就记者关心的问题做了细致的回答。甚至主持人宣布交流结束之后,他还要再补充几句自己想说的话。

  在这个知天命的年纪,马云身上竟看不出疲惫,他一如继往地妙语连珠,富有激情。接受媒体采访时,他谈的更多的是价值观、责任、理想等。

  一个几亿美元的公司其创始人思考谈论的可能更多是商场战术,一个几十亿甚至上百亿美元的公司,创始人可能会谈谈战略及文化。对于阿里这样超过2000亿美元的公司可能用战略、战术这些东西很难去解释其成功。

  坊间曾流传过这么一个段子,有人问马云,“当年8848的王峻涛和你同一时期创业做电子商务,为什么你成功了,但王却失败了?”马云的回答是,“王峻涛在各种场合吹牛之后,吹完就算了,但我在外面吹过的牛,我的兄弟们能够把它给实现。”

  在阿里上市前后,记者在纽约见到的阿里的部分高管,有阿里集团CEO陆兆禧,首席运营官张勇,首席人才官兼小微金融服务CEO彭蕾,阿里集团秘书长、首席风险官邵晓峰。当被问及上市后的心情时,这些高管们的回答和表现都惊人地一致。陆兆禧被问及下一个目标是什么时,答案是“回去好好工作”。而张勇谈及心情时,说的是“平静”二字,他说此时与平时没有什么不同。彭蕾则明确表示要“从现在开始忘掉股价,把关注点放在客户和用户身上”。

  这几个阿里高管无一例外是阿里集团的合伙人,虽然个性各不相同,但他们身上都有着标志性的“阿里气质,”阿里内部的人更愿意把这种东西叫“阿里味儿”。阿里在纽交所上市还有一个设计也是全球首创,那就是让客户敲响开市钟。这些站上敲钟台的无一例外都是年轻人,无一例外都是中小企业,这一举动巧妙地传达出阿里“客户第一”的价值观。据说,这个提议得到了阿里合伙人的全票通过。这是一种阿里价值观体系里的默契。

  无论何种创业,人是最为关键的财富。正如马云所说,无论自己说过什么,都要有人去实现。从人的角度再回头看马云15年创业,他真正的成功是团队的成功。

  从财务角度看,当年相信马云并且跟随马云的高管们甚至是员工,都从阿里上市中获得了可观的收益。不过,时间退回10年,这些新晋富豪们大多数是想象不到今天的结果的,当时淘宝刚出生,有谁能想到淘宝会成为国际巨头eBay[微博]的掘墓人呢?他们只是相信马云,认同马云的价值观。从这个角度看,“价值观”这个看上去很虚的东西却是马云的“大杀器”。它牢牢地吸引人才,并且依靠团队的智慧和力量把马云的战略思想变成了现实。

  张勇告诉记者,路演开始之前,心里还有一些压力,毕竟是接受全球最精明的投资者的拷问。但是路演开始后才发现,外国的投资者对阿里巴巴的业务是非常了解的。

  在阿里上市之前,在美国上市的中国互联网公司都得找到一个类似的对标企业,以帮助投资者理解自己的业务。“中国的亚马逊”“中国的谷歌”“中国的facebook”的表述总能经常被提及。

  但阿里巴巴谁也不像,它的业务横跨B2B、B2C、C2C、团购等所有线上买卖业务。同时还在云计算、大数据、物流、地图、娱乐甚至是足球开疆拓土。阿里这个“庞然大物”越来越难以界定其业务边界。

  于是“生态系统”成为了阿里这个超级公司的标签。阿里的生态系统早已跳出了电商生态的概念,扩展到商业生态。在向传统商业领域渗透,不过,这个商业生态中,马云并非全无逻辑,其中的核心是用户。跳出阿里电子商务的生态概念,围绕着用户的生活、娱乐、购物,覆盖其衣、食、住、行,将传统行业裹挟进来,“雪球”越滚越大。只要拥有用户,阿里的商业生态的扩展将更具想象空间。

  这种生态系统的战略优势是核武器级别的。这一点,外国投资者看得非常清楚。投资者是否买一个公司,最重要的是看中其未来的扩展空间,显然,马云的“生态系统”给予投资者巨大的想象空间。这也是阿里的股票从最初定价68美元飙高到开盘的92.7美元的原因。

  不过,未来马云的生态系统要围绕着移动来构建,这其中有想象空间,亦有巨大挑战。

  本版文章均由本报记者姜蓉采写

  老板语录

  1 一个公司在两种情况下最容易犯错误,第一是有太多钱的时候,第二是面对太多的机会,一个CEO看到的不应该是机会,因为机会无处不在,一个CEO更应该看到灾难,并把灾难扼杀在摇篮里。

  2 我永远相信只要永不放弃,我们还是有机会的。我们还是坚信一点,这世界上只要有梦想,只要不断努力,只要不断学习,不管你长得如何,男人的长相往往和他的的才华成反比。

  3 今天很残酷,明天更残酷,后天很美好,但绝对大部分是死在明天晚上,所以每个人不要放弃今天。

  4 商业合作必须有三大前提:一是双方必须有可以合作的利益,二是必须有可以合作的意愿,三是双方必须有共享共荣的打算。此三者缺一不可。

  5 我们与竞争对手最大的区别就是我们知道他们要做什么,而他们不知道我们想做什么。我们想做什么,没有必要让所有人知道。

  马云简介

  中国IT企业的代表性人物。1964年9月10日生于浙江省杭州市,祖籍浙江嵊州(原嵊县)谷来镇。阿里巴巴集团、淘宝网[微博]、支付宝[微博]等创始人。

  1992年成立海博翻译社。1995年创办“中国黄页”网站。1997年,马云和他的团队在北京开发了外经贸部官方网站、网上中国商品交易市场等一系列国家级网站。1999年,马云和他的团队创立阿里巴巴网站。

  2013年5月10日,马云卸任阿里巴巴集团CEO,但兼任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菜鸟网络董事长等职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