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寒冬背后的深层逻辑:到底是谁在喊“狼来了”

资本寒冬背后的深层逻辑:到底是谁在喊“狼来了”

摘要资本寒冬出现的因果逻辑一定要搞清楚:资本方认为他看到了泡沫,才导致了资本寒冬的出现。比如融资困难,融资失败,这充分说明资本方对这方面不再感兴趣。

当下互联网圈有两大趋势不可否认:传统行业的互联网化,由pc端向移动互联转变;“互联网+”“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已上升为国家战略阶段,这是当下人们经历的,正在发生的,也是大时代背景。

自然而然,这次资本寒冬发生在互联网圈,因为互联网发展过于迅猛,尤其在中国,这个“中国梦”正当年的令人愉悦的阶段,大街小巷充斥着创业者亢奋的荷尔蒙气息。纵观历史,没有一次创业热潮比得上现在的中国,它的规模和热潮也远远大于当年的美国梦,因为中国创业者的数量之多,跨界之广。但现在我们似乎遇到一点问题,不管你否认也好,接受也罢,它正客观的发生着,现在我们深入分析一下。

数据

在14年初获得亿元融资的“叮咚小区”传出资金链断裂的消息,虽然“叮咚小区”官方对此予以了否认,但北京公司被关停以及上海公司裁员的消息一直在媒体传扬。

2015年7月,美团预计E轮资10亿美金、估值150亿美元。在两个月之内,美团连续两次下调估值,目前估值下调为100亿美元左右;还有一个数据就是:美团仍在贴钱,对,他们每有一块钱入账,就有2.7元投出去。同时,在今年3月女性购物分享及导购社区蘑菇街的D轮融资中,原本计划融资3亿美元,估值20亿美元,但在五个月后估值降为16亿美元,著名私募股权投资公司凯雷集团已不再参加投资谈判。然而这只是公开数据,大部分数据还没被曝光。不管怎样,我们可以直观感受到:资本正在冷却。融资难,资金链断裂这样的情况正在加剧,至少:“只要你坐在北京某某咖啡厅敲代码,就会有投资人问你需不需要投资。”的时代已经成为过去式。整个资本正在冷却!

解析:创业者和资本之间的博弈

资本家永远希望输出资金,因为只有输出资本才有可能获得丰厚回报。资本家靠投资吃饭也是本分之事。但当他们认为已经看到一个行业的泡沫时,或者看到某个公司发展的瓶颈时,出于畏惧就会行事谨慎,不会像之前风口出现时大刀阔斧的投资某个行业,一定是某些行业现状让他们恐惧了,他们看到这个行业不像创业者鼓吹的那样,颠覆也好,大趋势也好,改变某些事物也好,总之事情发生到现在,以至于资本方开始独立思考了,他们不再被创业家或者想要扩大规模的公司所蛊惑,他们开始由被动变主动,开始相信自己的眼睛,而一些没有远见的资本方永远处于跟风状态,而他们思考一个行业是不是泡沫时也只会看到“现在”。

从资本家角度分析资本寒冬的出现,其原因也不是那么统一,而是庞杂多样的。不同资本家的投资风格不一样,投资方法论不一样,但导致所谓资本寒冬的出现不会是简单的某个资本家出现了“问题”,资本寒冬出现的本质原因是创业者出现了问题,其次是资本家出现了问题,资本寒冬的出现不会和泡沫有关,没有什么泡沫,只有看不到真正趋势的创业者和资本家。

我们就以O2O为例,深度分析资本家口中的泡沫,创业家眼里的资本寒冬。

首先资本寒冬出现的因果逻辑一定要搞清楚:资本方认为他看到了泡沫,才导致了资本寒冬的出现。比如融资困难,融资失败,这充分说明资本方对这方面不再感兴趣了,他们为什么不再感兴趣了?因为他们看不到回报,只有资本输出,他们源源不断的输血,而没有回报。这种现状不是一般资本家能承受的,一是资金库不足,二是出于泡沫恐惧,三是投资的理性心理因投资趋势而被迫改变为感性心理。虽然市场是客观理性的,投资却是感性的,因为投资投的是未来,任何资本家都不可能准确预言未来趋势,只能凭借经验和阅历。

再往深挖掘:资本方口中的泡沫是由创业者操作不当造成的。任何具有投资意义的行业都不会是泡沫,但任何一个新兴行业要兴起都会经历一个寒冰时期,在这段时间,市场会对创业者折优而取,这是相当残忍和理性的,一方面对创业者,他们的付出和努力大多数都白白浪费了,而对于资本方来说他们的钱投了出去却颗粒无收。没有资本家希望看到这样的结果,当越来越多资本家看到这样的结果,或者从别人那里,从市场提前嗅到令人不愉快的气味,往往会引起资本寒冬效应的出现。而这种效应的诱因是由感性创业者和感性资本家引起的。

感性创业者?

这里引进几条关键词:为赚钱而创业,为创业而创业,为颠覆和破坏行业规则而创业,而不是让人类的生活更美好而创业。这类创业者没有使命感,或者说使命感不强,更多者是复制别人的项目,或者做国外项目的舶来品。缺乏创造性的创新,看见风口就不惜一切代价抢占先机,认为快人一步就等于成功。缺乏预言能力(把握不住行业趋势),抓不住产品痛点,或者说对从事的行业没有深刻认识……这类创业者很难成功,成功与运气有很大关。再者,当公司遇到选择期,领导层很难把握住主流趋势,这类公司就是我们看到的中小型企业。

感性投资人?

跟风投,看见其他投资人都投了,就认为这个项目没有问题。这类资本家掌握少量资金,但这类人很多,包括土豪劣绅、个体VC、活跃在二三线城市的本地化投资人,这类投资人相对于理性资本家比较短视,按照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的社会法则,这群投资人往往会投一些感性创业者,而感性创业者相对于理性创业家而言对同一行业的认识就不一样,吃亏是在所难免,当感性创业者遇到麻烦,感性投资人也会由于自己的“短视”而停止投入,或者直接对这个行业判了死刑,这是另双方都尴尬的事情。而那些有远见的顶级投资人和创业家少之又少,类似于乔布斯,马斯克,扎克,马云,刘强东这样的企业家少之又少,而优秀有远见的资本家更少,几乎不到投资人和创业家总数的百分之五。

理性创业者?

理性创业家和感性创业者相对,只占创业者总数的不到百分之五,理性创业家和感性创业者主要差在思想境界上,虽然某些低调的理性创业家不会动用使命、改变世界这些听起来很了不起的词语,他们却时时刻刻提醒着自己存在的使命和价值,比如任正非,马云那些踏实做事的企业家。

而国外顶尖创业家似乎对使命,改变世界,让人类生活更美好这些标签情有独钟,以下是扎克在清华大学的演讲摘抄:“三年前,我们成立 Internet.Org,去扩大互联网。我跟我们的董事会说, 我觉得我们要花十亿多美元。他们问我:这个东西怎么赚钱?我告诉他们: 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链接人是我们的使命,这是非常重要的。”从扎克这段话我们很容易分析出理性创业者和感性创业者的区别,理性创业者看到更长远和更有意义的东西。这些东西往往是感性创业者和投资人都看不到的。

理性资本家?

理性资本家有一双分辨感性创业者和理性创业者的眼睛,他们有着理性创业者一样的远见,并善于精准投资。这样的投资家往往是家喻户晓,名利双收。这些回报和他们的投资方法论息息相关,最主要的就是他们那双发现千里马的眼睛,而并不是所有投资人都具备这样的素质,

在投资圈中二八法则同样适用,即百分之八十的财富掌握在百分之二十的投资人手里,甚至比例更高。怎么区分感性投资人和理性投资人?方法很简单,看他们投的项目,感性投资人一般投的都是风口浪尖上的趋势,(理性投资者在风口出现之前已经布局。)而且他们与创业者交谈时更在乎公司什么时候给他们回报,他们总想在股权上多划一块肉,总而言之他们看重短期回报。而理性投资人更愿意把控制权让给那些有能力的创业者,并且他们不会在乎公司多久能盈利,一般投完之后对创业者就不再询问,也不参与公司的大小事决策,他们知道一个道理,他们投的是价值,即价值投资。有许多投资人做着感性投资人的事却认为自己是理性投资者,这点无需多言,他们不会获取理想的回报。

以上是资本圈和创业圈活跃的四种人,感性创业者,理性创业家,感性投资人,理性资本家。他们的分布结构大概是:感性创业者占据创业者的百分之九十以上,感性投资人占据投资人的百分之九十以上。在一个领域市场要对其进行优化和筛选时,首先淘汰那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创业者,而由于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感性创业者经营不当,抓不住主流趋势等原因而导致创业失败等,而那些注重短期利益和急于求成的投资人便会对整个行业持悲观心态,这种心态同样是感性的,这是资本寒冬出现的一大部分原因。

具体实例剖析:管中窥豹,可见全局

截止到2015年,“资本寒冬”这个词语越来越多出现在媒体上,正所谓:无风不起浪,任何事情不会空穴来风。一件事物经常被提及我们就有深究其因的价值了。

要说今年什么最火,什么在真正改变人们的生活方式,不是互联网金融,共享经济(未来会火)。而是O2O,当人们越来越多的在网上订餐,订座位,消费上门经济时,仍然吃着补贴红利,什么是补贴红利?你以为一块钱吃一顿平时在店里要花几十才能吃到的饭菜,它真的就值那个白菜价吗?!那你就不太了解互联网了,你每一次订餐都是网站或者APP给你贴钱,创业者是没有这么多钱的,怎么办?融资!实际上你在网上订的每一顿饭都有投资人给你掏钱,按创业者的说法是培养消费习惯。换句话说创业者是在拿资本方的钱培养你上网消费的习惯,尴尬的是平台并没有像创业者说的那样盈利,就连美团都在赔钱。于是矛盾产生了:创业者培养消费者消费习惯和消费者习惯培养难之间的矛盾,以及资本方对行业泡沫的恐惧和行业现状不理想之间的矛盾。这是资本寒冬出现更深一层的原因。

任何一种新事物降临,都势必迎来它和旧事物的磨合期。现在O2O消费模式正在和人们的生活方式磨合,并不是所有人愿意以这种新兴方式消费,尤其是不了解互联网或者不习惯互联网的人群,它们在思维定式上排挤或者拒绝新事物,另一部分人属于趋势跟风群体,他们不排斥也不迎合,实际上生活中大部分是这种群体,也是新经济消费的主流群体,只要有适当的引导,符合他们的三观就能养成新经济形式的消费习惯,然而几乎所有网站都在贴钱,似乎除了贴钱再也没有培养消费习惯的方式了,站在投资角度来看,平台就是吸金黑洞,虽然部分投资人看好这个行业的未来,也是力不从心。而在这个领域的创业者也是此起彼伏,模式花样繁多,但市场是残忍的,所谓一山不容二虎,到最后只会形成众星捧月的现状。也只有一两种模式符合这个领域群体的消费习惯,就像当今的阿里巴巴一样。

如果站在现在看阿里巴巴时代经历的互联网泡沫,那些所谓泡沫不过是竞争之下的牺牲品罢了,换句话说:网上购物本身不是泡沫,真正的泡沫是人。O2O行业本身同样不是泡沫,有的只是抓不住痛点的创业者,和看不准创业者的投资人,他们同样是感性的。

泡沫基因理论:一直以来都是泡沫的本质决定了它吹不成一只热气球,而不是因为它是一只干瘪的气球没人给它吹气。泡沫的本质就是基因,简称:泡沫基因 ,那些本身就是泡沫,或者具备很多泡沫基因的项目,大量的时间和资本投入只会加速它的破灭!然而人是创造商业基因的上帝,既然能创造它,就能改变它。一切还得回到人身上,视人而定!

群投效应:群投效应就是指在一个领域出现大规模投资的现象,这个现象不仅体现在投资人的数量上,而且体现在资金额度上,纵观历史:但凡出现群投效应的领域不会有泡沫,但会有大量投资和创业者成为这个领域的牺牲品,这是市场对探索选择的阶段,它会选择最懂这个领域的创业者和投资人给予奖赏,而那些所谓感性创业者和感性投资人将会成为这个领域的弃儿!理性创业者和理性资本家眼里不会有泡沫这个概念,所谓泡沫只是市场探索自己的牺牲品。

资本寒冬vs波浪峰底

从1997年到2015年,欧美国家“每隔7年就有一次经济危机”的魔咒在中国也应验了。因为社会性质的不同,欧美式的经济危机不会对中国平民有多大影响,至少不会出现欧美国家那样令人心寒的找工作现象。在中国却会引来资本圈的“资本寒冬”。(注:资本寒冬往往是经济危机的前兆。)欧美国家每隔七年就会有一次经济危机。

七年是个什么样的概念,就是每隔七年市场就会震荡一次。那么引起震荡的原因是什么?我的答案是:市场发展对其自身的调整。每隔大概七年,就会有一批新概念注入旧市场,并对整个市场产生影响。七年是一个周期,等新经济形态融入旧经济,便会迎来下一个周期,这个周期不一定是七年,也可能是八年,九年,甚至是几十年,视时代而定,文明发展越快,或者文明越发达周期越短,文明发展越慢,周期越长。

现在人类经历着文明转型的高速发展期,互联网也好,工业4.0也好,人工智能也好,甚至是VR和AR经济的出现,都会导致经济危机和资本寒冬周期的急剧缩减。新经济形态为了探索自己,往往会摧毁那些旧经济架构,或改善,颠覆原有的经济形态。这些新概念会出现到各个领域。当旧经济形式无法阻挡新经济的到来时,市场便会震荡。从而引发又一波经济危机,其波浪振幅的大小由新概念经济的冲击而定。为什么会出现经济危机,伴随新经济对旧经济冲击时,一定会有大批公司和资金成为市场调整的牺牲品,无论在旧经济体上还是在新经济体上都会涌现出大量所谓的“泡沫”,平民最直观的感受就是找工作难,创业者最直观的感受是融资难,投资圈最直观的感受是:泡沫多。

新事物的胜利

经济危机也好,资本寒冬也好,它不会阻挡新事物的到来。这是市场选择的必然结果。也是发展趋势。即:物竞天择,择优而取。当实体零售业竞争不过互联网时,它就得降价,裁员,最后不得不倒闭,所以工作难找。对于互联网创业者而言,他们就像一群争夺一只小肥羊的狼,只有把其它狼咬死,你才能吃到更多的肉,对于那些被咬死的狼就是泡沫了。即:占比超过百分之九十以上感性创业者。他们的失败会给感性投资人一个假象:行业(O2O)本身就是一个泡沫,所以不再对这个行业输入资金,既而引发资本寒冬效应。虽然我们都懂这个道理,投资人却不以为然,他是当事人,他们或许孤注一掷把所有存款都投了进去,行业风向标每一次转动都会让他们神经紧绷。这时只有理性资本家能客官对待了。

让我们回想一下:马云和刘强东时代的资本寒冬,他们都几乎跑遍所有主流投资机构也没有获得成功,那时候人们也大肆鼓吹互联网泡沫,这在我看来同样是感性的,因为到今天而言没有人再认为互联网购物再是泡沫了,实际上也没有什么泡沫,只有眼光狭隘的人罢了。